广告合作telegram:@rihanjingpin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,永久域名www.rihan22.com。
返回

四人一套两居室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8-03 01:15:13
工作单位虽然离家不远但不想被拘束,与朋友合租一套两居室的住房,一来离工作地方近,二来也方便女友来往。跟我同租房子的是铁哥们梁冲,他工作和家庭都好于我,自然房租上他主动多承担些。我们的女友也都是同学,彼此都很熟悉。

  他的女友在外地读研还没毕业,不过研究生好像很自由,常常回来,似乎在家里的时间远多于在校地时间,真替她的学费叫屈。我的女友田蕾个子高苗条,前凸后翘很丰满;他的女友袁丽则小巧伊人,皮肤异常的白皙。两个女人各有各的特色,都算是上等美女。

  年轻人工作上还没有太多的追求,下班就是玩,k歌,蹦迪常常玩到深夜,女友也常常不回家,最后干脆跟父母说跑的辛苦住单位,直接搬到了我们的2居室,自然是跟我同床。大家都是熟人,平日里开玩笑也习惯,也没觉出有什么不便。

  有女友在最大的好处是完全解放了我们,不用打扫房间,不用洗衣服,偶尔做做饭算是给女友的报答。有时候她也叫屈,就说省了你的房租,拿力气换吧,女友则说白捡个女佣不付工资,便宜都让你们赚了,说归说女友每天还是忙的不亦乐乎,不仅给我洗衣服连梁冲的衣服也一起洗了。

  又到周末,还没下班梁冲打电话来,“下午小丽来,晚上叫上你那位蹦迪吧。

  ”没问题“和梁冲打电话从来没有废话,因为从来没有商量的有地,从来不容拒绝。赶紧给女友打电话让她下班速回。我下班回来时开门进屋,看到小蕾只穿着内衣在衣柜里找衣服,卧室的门也没关。我说”这么性感的身段,也不怕人家看到“,”看就看呗,又没外人“,女友向来豪放一方面性格外向,另一方面因为他对梁冲颇有好感,从来没有防备过他。

  我坐在床上看她窄小内裤深深陷到屁股沟里面,两个浑圆的屁股蛋完全暴露在外面。虽然天天赤身相对,但看到这里还是不由得有些冲动。双手抚摸她的屁股,嘴里还发出惊呼,”好圆的屁股蛋啊“女友回身打我,我顺手一抱把她揽在怀里,凑上嘴去拥吻在一起,手从她的乳罩里面伸进去,把玩她丰满的乳房。女友的乳房丰满应该有c罩杯以上,因此乳罩也都是四分之三的,乳头被蕾丝边稍微遮盖。舌头纠缠了一会,轻轻推开我”好了,他们快回来了“我学着刚才女友的口气说”回来就回来呗,看就看呗。“”去你的,我还要找衣服“,这时门开了,梁冲跟袁丽回来,进门就看到我女友只穿内衣站在床边,梁冲打个口哨”这么猴急,要不等会再走?“”去你的,我换衣服呢“女友往里侧了侧身,却不好意思关门,我就当看热闹也懒得关门。

  站起来出门跟袁丽打个招呼,看袁丽提个大包裹”怎么,放假了?“”快了,还两周,先把不用的拿回些来,省的到时麻烦。“”嗨,到时我们去接你不就得了么“

  ”那倒好,你们去不了怎么办?“”这个请你百分二百的放心“梁冲接过话说。

  ”你还冲澡么?要冲赶紧“”冲,一身臭汗呢“袁丽把背包提到卧室里,然后拿几件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。

  小蕾冲我招手让我进屋,看到她还紧绷绷的一身内衣,我说”咋了,真想干一下啊?“女友掐我一把”干干,就知道干,哎,我穿你件T恤怎么样“看着女友拿了件我深色的T恤”好啊,不过这个有点热吧“”嘿,你知道什么啊,出去等等看“。

  女友把我推出门,这时她才想起关门,等了一会出来,上身我的深黑色T恤,下身一件白色短裤。我说”还不错,你不怕热就行“女友到我跟前,”好吧,你再看看“我上下打量了几遍,虽然总决的有点不对劲也没看出什么门道,她穿我的虽然很宽松,但胸前挺的很高,却多了几分性感。正在纳闷女友拿我的手往她乳房上一摸,”嘿嘿,真空啊。还真看不出!“”行么?“女友征求我的意见。

  ”怎么不行啊,很好,就这么穿,对了,下面呢?“我伸手摸了一把她的屁股,也没摸出什么来,亲了女友一口说”你高兴就好“。

  女友见我同意,微笑着回卧室收拾衣服。我坐在客厅里想如果袁丽也这么穿会什么效果呢?都说朋友妻不可欺,但性这东西从来缺少理智。想入非非之时浴室的门开了,小丽穿件棉睡衣,就是那种低领短衫,仅仅包裹着屁股,大腿白里透红,低着头摆弄她还漉漉的头发,如同梨花带雨般,把我看痴了。小丽侧着头看我盯着她”看看,看眼里拔不出来了“”嘿嘿,拔不出来正好“”小心小蕾修理你“小丽瞪我一眼走进他们的卧室。再出来时换了件白色连衣短裙,衬托着雪白的皮肤甚是清爽怡人。

  迪厅里从来不缺乏激情,而年轻人很容易被调动,因此有了些激情的碰撞就在所难免了。田蕾喜欢热闹,进迪厅就迅速进入状态,还不等我们找到座位,她就已经跑到中央的场地上开始舞蹈了。

  点好酒水,梁冲看着舞池中跟我说”看,今天田蕾挺带劲啊“,我这才看到女友由于没带乳罩,两个乳房随着她的舞动跳动的十分厉害,舞池周围的男人都被她吸引了。”不行,我要给她压压火“我冲进舞池在女友后面,手扶着她的腰跟她一起摇摆,同时也向周围男人宣布,此名花有主,大家不要再骚扰她了。

  夜还未深,此时的舞蹈仅仅是小小的热身,随着时间推移,迪厅的人也越来越多,dj台上两个领舞的美女,穿着三点式疯狂的扭动身体,仿佛一定要把衣服扭掉才行。舞池中已经人满为患。我和梁冲各自拦着女友的腰随着人群摆动,下身贴在她的屁股上,女友故意把屁股撅起来摩擦我的棒棒,我双手按着女友的乳房,伏在女友耳边说”快抖掉了“”给我揉揉“女友回过头来冲我喊,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到。

  我看了看一侧的梁冲跟袁丽跟我们差不多,也抱的紧紧的,身体贴在一起。

  梁冲的手隔着衣服把玩袁丽的乳房。我冲梁冲笑笑,他也不怀好意的跟我比划田蕾胸前跳动厉害的乳房,我则做揉搓状,指指他附在袁丽胸前的手。

  ”换。,换!“梁冲用夸张的口型告诉我,我当然梦寐以求,我也知道梁冲对田蕾的一对豪乳早有想法。随着一阵激烈的音乐我们同时将她二人往前一推,迅速更换位置,没等她们回头顺势怕她们拉到怀里。

  起初还不好意思挨得太紧,可我看到梁冲上去就抓了田蕾的乳房,而田蕾以为还是我,也没有在意,还不时向后扭动屁股。我也不管那么多,把身体贴向袁丽,袁丽比田蕾矮些,身体也比田蕾柔软。贴上去感觉柔若无骨,把头贴在她的颈部,一股女人独有的香气让人陶然若醉。

  颤抖着把手伸到她的乳房上,显然袁丽没像田蕾一样的真空穿着,但蕾丝乳罩很单薄,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乳房的感觉还是很真切,比田蕾的小些,但很圆很挺,一只手刚好握住。乳头早已硬了,我就紧贴着她的身体,握着她的乳房,闭着眼睛享受我垂涟已久的身体。激烈的音乐戛然而止,舒缓的音乐响起,我紧松开袁丽的身体趁乱溜开。

  从卫生间回来看到袁丽一个人坐在那里,”他们两个呢?“”呶!“袁丽指向舞池,我顺她手指看去,原来梁冲和田蕾还搂着慢舞呢。”我们喝酒“我把酒瓶伸向袁丽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但眼睛还是瞟着舞池里,田蕾抱着梁冲的脖子,梁冲则搂着她的腰,两个人靠的很近,我想我女友的乳房应该顶在他胸膛了吧。

  梁冲低着头跟田蕾说着什么,说的田蕾不时的偷笑。我挪动椅子靠近袁丽,夸她皮肤白皙,被这里的霓虹灯光一照更白了,说了些闲话袁丽放松开来,拉着我的手跟我作游戏。

  音乐结束田蕾和梁冲下来,田蕾摆着手扇风,喊着”热死了,热死了“我让开座位给梁冲,坐到田蕾旁边,头侧到田蕾的耳朵上说”被吃豆腐了吧“”你不也吃人家了么“田蕾满不在乎她和梁冲的过分亲密。”陪我上卫生间“田蕾拉起我就往卫生间走,门口人很多,难免跟对面的人有碰触,而碰过女友的人都不免回头多看两眼,大概感觉到了女友没有带乳罩。

  回到住处时已经凌晨,袁丽已是睡眼朦胧。田蕾倒还精神,回来的路上还不时拿袁丽开玩笑。各自洗洗回到卧室,田蕾三两下脱光衣服,横躺在床上,我也脱光骑到她的身上,把阴茎放到她的口边,女友很配合的张嘴吸吮我的龟头,不时用舌头舔我的马眼。我翻过身跟女友做69式,女友自然的分开双腿,把私处略抬起来迎合我,我分开女友的阴唇附上嘴去亲吻她的阴蒂、阴道口。

  在相互的吮吸中两个人都不由得发出呻吟声。女友好像兴奋的过头,叫声比往日要大许多,”老公,插我,快“,女友拉我上来,双腿夹着我的腰,我低头问她,”现在要插进去?“”嗯,快,早想了。“我用力一顶,阴茎很顺畅的进入早已经泛滥成灾的阴道。

  女友啊了一声,沉浸在忽然二来的充实中。而这短短的一点沉静,却让我们听到对面卧室也发出的呻吟声。原来他们二人也开始了活塞运动,女友提示我不要出声,”听听“,还是第一次听到袁丽的叫床声,很有规律的”啊嗯嗯“叫。

  ”怎么完事了?“是梁冲的声音,听不到我们的声音他喊道,”还早呢,要不比比“我说,”比比就比比“听到梁冲说着下床开开他们的门,然后打开了我们的门,借着柔和的月光能够看到他光着身体,阴茎高高的翘着。女友也看到说”哈,还不小呢“,”那是“梁冲又回到他的床上。

  我则把田蕾来起来,趴在床上,从后面插她,女友随着我的插入啊啊啊的大叫,似乎是在叫嚣给对面的袁丽听。袁丽也受了感染,放弃了矜持,”冲冲冲,插插快快。“田蕾用手摸我的睾丸,我抓着她两个硕大的乳房揉搓,”老公,今天奶子是不是被梁子给摸了“女友忽然问我,原来她早有察觉”嗯,喜欢么?“”喜欢,喜欢你们摸我。“女友边说边大幅度扭动身体。

  我受到刺激,加速抽插。女友忽然冲对面大喊”丽,今天我们都被他们两个吃豆腐了“”吃就吃吧,又没便宜别人“梁冲赶紧说道,梁冲加速插动袁丽哼哼几声,没有说出话来。我低声问田蕾”想让梁子插你么?“女友楞了一下,凑到我耳边说”想“,声音说的很低,对面应该没听到,梁冲问到”你们嘀咕什么呢?“”不告诉你。“女友急道,这时袁丽忽然一声大叫”啊,不行了,来了“然后抽动声停止了,只有袁丽粗重的喘气声。袁丽高潮来了,田蕾明白过来,翻过身来把我压在下面,顺着我的阴茎坐下来,”我也要,老公快点“边说边加速扭动屁股,我抬起屁股迎合女友的扭动,噼噼啪啪的抽插声此起彼伏,哼哼唧唧的呻吟声此起彼伏,我闭上眼睛听着袁丽的呻吟声,幻想就是在插袁丽感觉十分的刺激。

  那一天不知道我们做了多久,做了几次,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怎么睡的。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,女友光溜溜的横躺在我的腿上,双腿间的精液流的身下还没有清洗,我起身拿卫生纸,分开她的腿看两片阴唇红红肿肿的,帮她擦干精液,盖上薄被。门还开着,我光着身子想关门,看对面的门也开着。

  走到门口往里面看去,梁冲和袁丽都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,袁丽小巧的乳房白白的,乳头不大粉红色依旧挺立在不大的乳晕之中。小腹平坦,一小撮阴毛附在三角地带,红红的阴唇因为昨晚的激烈运动也好像肿了。我刚想给他们关上大门,转念一想如果袁丽醒了,看到大家这样不知道什么反应。我随即收回手,回到自己房间门也没关,装睡去了。

 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了多久,听到对面有了声音,轻手轻脚的应该是袁丽,我调整好位置故意把阴茎露出来。感觉她来到我们的门口观望,我微微张开眼睛,看到袁丽光着身子站在我的卧室门口看里面的光景,看了袁丽的裸体我的阴茎就半勃起状,此时还没下去,阴茎的摸样也全部被袁丽看到眼里。袁丽直勾勾的盯着我的阴茎,手不自觉放到自己的双腿间抚摸自己的阴蒂。

  我的阴茎也因为看到袁丽而慢慢的勃起,袁丽好像很奇怪为什么会慢慢的变大,还没想到我已经醒了。肿胀的龟头正对着袁丽,袁丽加速双手对阴蒂的抚摸,轻轻的发出呻吟声。

  我实在控制不住,睁开眼睛,起身把愣在那里的袁丽拉到客厅,把她靠到墙上,抬起她的右腿,”嗞“的插了进去。袁丽不敢出声,只是惊恐的看着我,浑身颤动。

 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,袁丽还没反应过来。我加速抽插,袁丽的欲火又给勾了起来,迎着我的抽插小声的呻吟。袁丽的阴道比田蕾的紧些,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阴茎,每次尽力迎合我的插入。随着我加速抽插,袁丽控制不住啊了一声,我赶紧捂上她的嘴,顺势坐到客厅的沙发上。让她背对我坐我阴茎上,我抓住她的两个乳房,用力揉搓,袁丽则用全身的力气压在我的阴茎上,还不停的扭动。

  我把嘴伸到袁丽的耳边,亲吻她的耳朵,在她耳边急促呼吸,轻轻的呻吟,”快点宝贝,我要你“,我的龟头感觉到袁丽阴道急速的抽搐,身体直直的仰向我,低吟道”来了,又来了“我加紧抽插两下紧紧抱着袁丽雪白的身躯紧锁的精液一泻如注。

  袁丽待了两天就回去了,这两天四个人还在一起但谁都没有提哪天的事情,袁丽跟我也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。田蕾依然乐呵呵的什么都不在乎,做爱时依旧很大声的叫可惜对门再没有有回应过。

  一周无事,周末袁丽也因为要放假没有回来,而梁冲四处找车准备去接女友。

  周五梁冲让我跟田蕾请假陪他去A市接袁丽,顺便在那里玩两天。我们欣然前往,女友上身穿弹性很强的纤维T恤,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的胸部的曲线更为明显,下身一条超短裙,十分的性感。梁冲开车,我和田蕾坐在后面,路上欢声笑语,拿田蕾开些玩笑,田蕾则是荤素不惧。”蕾啊,天天晚上叫床那么大声是不是勾引我啊?“梁冲开玩笑道,”呵呵,是啊,急死你,哎这几天手是不是很累啊?

  “呵呵。”女友说完乐的花枝乱颤,“是,你就不怕我忍不住破门而入”呵呵,等着你呢,是吧老公。“女友扳过我的头边吻我边说。我抱着她的头按在我的腿上低下头跟她一阵狂吻,右手撩起她的短裙抚摸她的阴部。女友开始故意大声呻吟,梁冲通过后视镜都看到眼里,说”不会吧,说来就来啊“”啊,嗯嗯,那是这叫效率“女友边呻吟边说话。

  ”不行不行,不开了,非撞车不可“。梁冲真的减慢速度停在路边,我打开车门换了梁冲说”我开吧,你休息会。“梁冲跟我换了位置跟田蕾坐到后面,我发动继续赶路。”就你这毅力你还开车,有个美女就受不聊了,“女友还拿梁冲开玩笑,”你们两口子那样,谁受的了啊“”俺老公就行,是吧老公“田蕾拍拍我的肩膀说道。”我不信“梁冲故意说,”不信就试试“我说,”怎么试?“女友不解的问,梁冲伸手摸向田蕾的大腿,”就这么试啊“”啊,老公他欺负我“女友装怒道,而并没拿开梁冲放在她腿上的手,”试试就试试吧,又没外人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意志力“自从那天跟袁丽干了就一直觉得愧疚于梁冲,也一直想撮合一下他跟我女友田蕾,也算扯平了。”听到了没有,领导发话了梁冲手向上伸到短裙里面。“试就试,谁怕谁。”女友说着向梁冲靠近些,伏向梁冲。梁冲凑过嘴跟田蕾接吻,田蕾躲都没躲就送了上去。

  女友躺在梁冲身上跟他深吻,梁冲手也不闲着撩开田蕾的T恤,拨开乳罩,抚摸田蕾的乳罩。“啊,老公他摸我奶子了”“哈哈,摸吧”我从后视镜里早看到女友裸露的乳房,被梁冲揉搓的变了形。吻够了,田蕾起身干脆把T恤和乳罩都脱了,光着上半身跪在座位上解梁冲的腰带,“老公我要吃他的棒棒”“吃吧吃吧”梁冲的裆部早就鼓鼓的,配合着我女友拿出他的阴茎。

  刚拿出来就被我女友含到嘴里,“好吃么?”看着好友的阴茎在女友嘴里进进出出,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,而女友好像很享受。梁冲更是享受仰着头,闭着眼睛。右手伸到田蕾的短裙里扣她的阴道,“老公他抠你老婆的bb”“抠吧抠吧”田蕾也被扣的激动不已,回手松开拉链,退下短裙,性感的透明内裤都难以包裹她的阴部。田蕾的阴毛很多,但阴唇上却很干净,一根阴毛都没有。梁冲分开田蕾的阴唇按了会阴蒂,感觉田蕾的下面湿了,就把指头插进了阴道。一根,两根,三根随着指头插得越多,田蕾的叫声也越大。

  从后视镜里看着这幅春宫图,我也受不了阴茎涨涨的要挣扎着出来。梁冲坐到座位中央,示意田蕾坐上来,田蕾看了看我说“老公,他要插我了”我回头看了看女友,又看了看梁冲“嗯,插吧你高兴就行,”“老公你真好”分开腿女友来了个骑马坐桩,两个人交合在了一起。看到他们交合的样子,忽然想起那天跟袁丽也是这个姿势,真是有趣啊。

  我调了了调后视镜,看着两个人交合的地方,田蕾的阴道里在梁冲的激烈冲插下翻出白色带泡沫的液体。我故意把车开到些有碎石头的地方,车子颠簸着加速了他的抽插速度,重重的颠簸也能让插入更深入,女友随着车辆的颠簸放肆的大叫。“啊,啊,要死了,爽死了”“来了,要来高潮了,快快点”“老公我爱你,爱你,我舒服死了”我不知道女友是在叫我还是叫那个跟他做爱的人。随着田蕾激烈的叫喊声,梁冲终于忍不住都射进了田蕾的阴道里。

  傍晚开车到了袁丽的学校,研究生的宿舍条件还不错,两个人一个房间,还配有卫生间。宿舍里就剩袁丽一个人了,另一个早跑家里去了。我们找地方吃晚饭,我跟梁冲喝点啤酒,听袁丽聊学校里的趣事。

  晚上找宾馆却找不到,最后袁丽说就住我们宿舍挤挤吧还省钱。我们也都觉得没什么不妥,也欣然接受。

  晚上,四个人洗干净,梁冲和袁丽一张床,我跟田蕾一张床,都有点挤,没事就穿着内衣躺在床上聊天。因为白天田蕾和梁冲做爱的关系,竟然聊着聊着睡着了。“他们两个怎么了,这么困?”袁丽问“你是真想知道?”我故作神秘,“嗯”“在车上做爱了”“奥,他们两个”“是啊”袁丽再没问,起身上厕所,看着她娇小可人雪白的身子,我下面有了反应,等袁丽回来的时候我拉住她的手“我还想跟你做”我深情的望着袁丽,不容拒绝。

  袁丽看着我没有说话,我把她的头拉下来亲吻她的脸。袁丽稍微拒绝几下,开始配合的回应。我伸手解开了袁丽的内衣,我手引导袁丽的手伸到我的内裤里面。“大么”“大”“想要么”“想”袁丽害羞的说。袁丽探索着用嘴含住我的阴茎,虽然口交的技术不如田蕾,但是因为她的嘴小,勉强把我的阴茎含嘴里,时不时还用舌头舔我的龟头。

  我忍受不住起身,把她的屁股扳了过来,她就背对着我弯着腰挺着屁股对着我,我摸摸下面也已经泛滥成灾了,二话不说提起阴茎插了进去。“啊”忽然的冲击让袁丽很刺激,忍不住喊了出来。再一次被这么紧的小穴包裹着,我用力的抽插。插了一会忽然感觉后面有张嘴在舔我,有只手在摸我和袁丽的交合处。

  我回头看,原来田蕾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。却不看我,卖力的舔我的屁眼。

  袁丽也觉得不对,我的两只手扶在她的腰上,而却有只手在摸她的阴蒂。看梁冲还躺在身前的床上,知道一定是田蕾。

  女人更知道怎么让女人舒服吧,田蕾的抚摸加上我的抽插让袁丽很快来了次高潮。在高潮将至时,袁丽拨开眼前梁冲的短裤,拿出梁冲的阴茎含在嘴里用力吸吮。在强烈的刺激下梁冲也醒了,看到我们三人已经交合在一起,坐起来脱下内裤,捧着袁丽的脸对着自己的阴茎,让袁丽持续不断的刺激他的阴茎。

  袁丽一边用嘴舔他的龟头一边用手套动阴茎。田蕾舔不到我的阴茎,干脆仰躺下来把头从我的胯下伸到两腿间,先把我的两个蛋蛋含到嘴里,用舌头挨个撩拨,然后往前探探,直接把嘴附到我跟袁丽的交合处,吸吮着我跟袁丽激发出来的淫水,强烈的刺激让袁丽不自觉的夹住田蕾的头,田蕾依然往前,开始舔袁丽的阴蒂。

  田蕾分开腿躺在床沿,我搬起了她的腿把阴茎顶入她阴道,田蕾高呼着“我要,我要。”迎合我每次的插入。“要什么,老婆”“要,要两个棒棒插我”女友说。

  梁冲听到后跳到床上把阴茎塞到田蕾的嘴里,跟我一个节奏抽插。袁丽打开灯,看着我们两个插田蕾,兴奋的抚摸自己的阴蒂和乳房。却不知道怎么加入进去,看着田蕾的两个大乳房,忍不住吸了上去。

  在三个人的催动下田蕾高呼着“要死了老公,我要飞了。”“下面的洞洞也要,丽姐插我的屁眼”袁丽随即将纤细的食指沾了些自己阴部的淫水,插进田蕾的肛门里面。大概是也想尝试下,另只手干脆插进自己的屁眼里。两只手在两个屁眼里一同进进出出,我分出只手抚摸她的乳房。

  梁冲转过身,两只腿跪在田蕾头两边,让田蕾舔他的屁眼,他也伸出手抚摸袁丽的乳头。

  田蕾用力一夹我的阴茎,我终于忍不住狂泻到她的阴道里面,她高喊两声随我一起进入高潮。眼前一片模糊,强烈的刺激让我有些眩晕,我只觉得在我跟田蕾躺下的时候袁丽跟梁冲又交合在了一起。

  A市的景色没有看到多少,彻夜的四人狂欢一直持续到回到家里。那个夏天过的十分的值得回味。

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