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合作telegram:@rihanjingpin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,永久域名www.rihan22.com。
返回

我的丝袜美熟母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8-03 01:15:17


 (一)
  我叫李明阳,一位高中的学生。我的妈妈叫白爽,38岁,在一家外企公司作销售经理。我爸爸常年在国外出差,一年回家一次。虽说如此,我们家的生活还是正常的。
  只是暑假的一天所发生的一件事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变化。
  「阳阳,妈妈上班去了。」我向门口看去,妈妈身穿一身蓝色商务装,将近40岁却依然保持着凹凸的身材,一双黑丝袜包裹的双腿一点也不逊色20岁的年轻女孩。不过在外企上班基本上都是这种打扮,再加上妈妈负责公司的销售方面,每天都要陪客户喝酒,衣着打扮自然是不能马虎的。
  我说:「好的。」
  「给你留了100块,中午饭你自己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吧。」「知道啦。」 说着妈妈就出门了。
  本想再睡个回笼觉,但死党王杰的来电话叫我去他家玩,反正放暑假在家也没什么意思,就答应了。
  到了王杰家,一看他们家也没人,再看这家伙一脸怪笑,我就知道他又搞来新东西了。话不多说,他带着我坐到电脑旁边,直接点开桌面上的视频。屏幕上显示岛国文字「紧缚美熟女」我心里一愣,说到「熟女有毛看的」,只听那家伙不慌不忙的说:「慢慢来,后面的更精彩。」我将信将疑,接着看下去,只见屏幕里一位身材丰满的赤裸熟女被紧缚着手脚,腿上套着黑色长筒袜,又被堵着嘴,旁边一个猥琐男先是不停抚摸女优的丝袜腿接着又去舔丝袜脚,又拿着按摩棒在熟女私处摩擦,整个过程女优都不时发出「呜呜」的声音,听得我是心跳加速,下身一柱擎天。
  王杰说到:「现在的片,千篇一律没什么新意,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,再说看片不光眼睛看,耳朵也要听声音才爽啊,哈哈。」我不住得点头,「确实不错,这女优年龄身材刚刚好,看着真有感觉啊。」一个小时过去片子看完了,王杰说到:「太带感了,我都想试一试这熟女的感觉。」我不屑道:「拉倒吧,哪有那么合适的人啊。」王杰不服,说:「我上次去你家,看你妈那身材和那女优不分上下。」这下我无话可说,事实确实如此,妈妈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和那女优比的确是有过之而不及的。但我还是不服的说:「你可别打我妈的注意,不然给你好看!」说着比划着歌喉的动作,吓唬吓唬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。
  王杰心领神会,但嘴上却不依不饶得说道,「明阳,咱俩还是哥们不?」我说:「当然是,这还用说嘛。」王杰又说:「那好,既然是哥们,那你妈妈人我是不敢打什么注意,但你妈每天穿的丝袜我想要一条!」此话一出我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,没想到王杰这小子,竟然还好这口。但现在我心里十分矛盾,王杰直接拿哥们义气来胁迫我,给吧对不起我妈,不给对不起哥们。
  看我犹豫不决的样子,王杰一跺脚说:「明阳,咱俩认识这么多年这是我第一次求你,你就不能满足我这小小的愿望吗?」看他都说到这份上了,我也不能再拒绝他,只好答应他,明天给他拿过去。
  走前,他还说:「对了,就要你妈今天穿的这条丝袜吧,原味的最好。你要是想要我妈的袜子我也可以拿给你的。」我摇摇手:「算了吧,就你妈那上下一般粗的身材…」说着就出去了。
  回家这一路上,我都在想刚才的事,王杰这小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要,要那玩意有什么用?不过想到刚才的片子,我似乎恍然大悟。
  中午吃过饭,我打开电脑搜索丝袜相关帖子,各种熟女身着大胆,但无一例外都身穿丝袜,这时我才慢慢地发现这丝袜套在不同类型的女人的身上,也会散发不同的味道。这时的我也开始对丝袜感兴趣了。
  晚上十点,我正上着网,只听一声,「我回来了」,妈妈回来了,这时的我不知怎么地突然心跳加速,似乎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般期待妈妈回来。我急忙跑到门口,一看妈妈又是陪客户喝酒,看她走路有些晃,我说:「又喝这么多酒啊!」妈妈说:「没办法,工作需要嘛,这一段经济不景气,再不拉点客户,就连工作都保不住呢!」我无可奈何,只能说:「赶紧洗洗睡吧,明天还要上班呢。」妈妈「哦」了一声就进浴室了。
  这时的我还在想怎么把妈妈的黑丝弄出来。可没一会,妈妈洗完出来,身上裹着浴巾,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无疑,也许是母子吧,也许是酒精劲还没下去,她对於这样穿着似乎并不在意,对我说:「阳阳,你也早点睡吧,不早了。」我说「好」,转身刚走,妈妈在后面又说了一句:「衣服明天都拿到干洗店洗吧。」,这话一说,我正发愁呢,没想得来全不费功夫!
  第二天早上,妈妈一早就出门了,她穿着一身红色商务装,腿上套着一双肉丝袜,看上去十分迷人。我则急不可耐得跑到浴室,像寻找猎物一般寻找妈妈的衣服,终於在澡篮里发现了。我从澡篮里拿出黑丝袜,把其他衣服和一条妈妈以前的黑丝装到袋子里等送乾洗店。我小心翼翼得把黑丝装到袋子里,和刚才的分开,王杰这小子坐不住,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问我得手没,催我赶紧送过来。
  我去过乾洗店就去他家了,一进门王杰就夺过我手中的袋子,捧起妈妈的那条丝袜,将袜尖对着鼻子一阵猛吸,左手拿着袜子,右手也不闲着,直接脱掉内裤,不停地用丝袜的档部套弄着自己的阴茎,口中还时不时发出「啊啊啊啊…」还没一会这家伙可就不行了,一股白色液体透过丝袜而出,王杰脸上一副幸福的表情弄得我十分尴尬。
  「搞什么啊,当着老子的面用我妈的丝袜打飞机,你可真行!」王杰不慌不忙得放下丝袜,穿好裤子,对我说:「你不懂啊,放着这么好的老妈不懂得利用,我都快羡慕死了,我妈人老色衰和那些普通妇女没什么区别穿的都是短丝袜,看着都没兴趣,哪像你妈那么性感呐。」说着还一脸鄙视得看着。
  我又是一阵沉默,王杰又接着说道:「你要是不信,回家你自己试一试就清楚了,我说半天还不如你自己来一下呢,好了,我再等会还准备再来一发,你先回去吧,不送喽。」说实话,在关於这方面的事,我是比不上王杰了,据他说「遍观日本AV,还是熟女最美」 ,面对「专家」 的话,我也有点心动了,内心里有种跃跃欲试的想法。
  回到家,王杰的话一直在我脑子里转,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算了,与其在这白想像,还不如打几句游戏呢,想着就打开电脑,玩起游戏。不知不觉,竟然都晚上十点了,按说妈妈该回来了,可这么晚怎么还没见人呢?
  正说着,只见门打开了,妈妈晃晃悠悠进屋,我一脸不高兴的说:「怎么回来这么晚,aa还有怎么喝得这么多?」妈妈脸上泛着红晕,醉醺醺的说道:「不好意思了,阳阳,今天和一家大客户谈生意,公司要求要把客户招待好,所以就喝多了。」说着就一摇一摇的,直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。
  我正想再问她一些事,只见妈妈斜躺在沙发,我一脸无奈道:「至少也要把鞋脱了再躺沙发上啊。」,我走过去蹲下身正要去脱她的高跟鞋,突然想到王杰的话,是啊,这高跟鞋不正套在那对丝袜脚上吗?王杰对这原味丝袜如此痴迷,究竟是什么感觉呢?
  想着,双手就颤抖着去脱掉妈妈的高跟鞋,放下鞋,一对小巧又饱满的丝袜脚展现在我的眼前,我学着王杰的样子用鼻子去靠近那对玉足,这时的我心跳加速,生怕妈妈醒过来,但我叫了她几次又用手晃了晃她也没反应,这下才放心。
  我小心翼翼得闻着那双脚,一股酸涩的气味又夹杂着皮革的味道直入大脑,其中还夹杂着说不出的味道,应该是妈妈体香,只一瞬间下身就撑起了帐篷。这感觉真是让人神魂颠倒啊,很快我就像上瘾了一样,肆无忌惮得上下闻着这神奇的气味,双手也去不停地抚摸这对丝袜脚,这丝滑的感觉、这令人心动的手感。
  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被这丝袜脚给征服了,正想着再往下深入点,妈妈似乎也怕痒似的,把脚给缩回去了。我怕自己再继续下去把妈妈弄醒,我还是见好就收。说着就把被子抱过来盖在她身上,自己也去睡了。
  次日,「阳阳,妈妈上班去了。」
  我睡眼朦胧得走出来,看着妈妈穿着商务装,下身穿着一双纯白色的丝袜,让人看上去眼前一亮,似乎年轻了不少,貌似妈妈的丝袜永远都穿不完似的。
  「早饭在桌上,赶紧吃了吧。对了,等下把我昨天换的衣服拿去乾洗店。」「好。」说完就出门了,这时的我丝毫没有睡意了,注意力全在昨天妈妈的丝袜上,走到卫生间,果然不出所料,那双肉丝像是在召唤我一样,我拿起来不住得闻这略微发黄的袜尖,而我的右手也学着王杰的样子,脱掉内裤,用裤袜的裆部包裹着我的阴茎,就这一瞬间我感觉浑身像触电似的颤抖了下,这种快感是以前从未有过的。
  我接着握着右手上下坐着活塞运动,没一会我感觉一股尿意出来,也不刻意去憋住,直接就让精液射出来。一阵运动后,我擦去精液,满足得把丝袜放回原处。完事后,我先去完乾洗店又去王杰家玩,又跟他去分享了下经验,这家伙听说我的经历,一个劲的埋怨我不带他一起。
  我说就一条丝袜没办法嘛。
  王杰无奈得摇摇头,却说:「既然这样吧,你再给我弄一条你妈的丝袜行不?」「那可不行,上次都破天荒给你一次,怎么还变本加厉了?」王杰一脸歉意说道:「好哥们,要学会分享嘛。」这话我听的肉麻死了,无奈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后来就又给他找了条肉丝让他尝尝鲜,后来就再也没给他了,听说他有时寂寞难耐也会用他妈妈的短袜解决下,事后还说我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才发现短袜也另有一番滋味的,可惜我妈不穿短丝袜,自然也不知道他说的样子,反正也懒得去想。就再也没给他了。
  听说他有时寂寞难耐也会用他妈妈的短袜解决下,事后还说我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才发现短袜也另有一番滋味的,可惜我妈不穿短丝袜,自然也不知道他说的样子,反正也懒得去想。
  (二)
  几天后,妈妈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早了,她说这一段公司状况不错,不用像以前那样天天喝酒了,听到着我是又高兴又难过:高兴的是妈妈不用整体喝酒,对身体有好处;难过的是,妈妈回家早,衣服都自己洗了,我也相应得不到原味丝袜了……不过这天刚吃完饭,我和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电视里面正放这当时最热门的谍战电视剧,屏幕里只见在一间柴房内一位女特工被捆着双手和双脚,嘴也被堵着,但她还是极力得想挣脱束缚,向外呼喊。经过一番挣扎,女特工挣脱嘴上束缚,向外呼救成功。我正津津有味得看着电视,旁边妈妈突然说:「现在的电视剧都演得这么不靠谱啊?」我十分疑惑看着她:「怎么了,哪不靠谱?」「就是看着不靠谱,你看那女特工被捆的那么紧,嘴又堵得那么严实,哪那么容易就把堵嘴布给弄掉呢,还呼救成功了?太假了。」我满不在乎道:「这一般人都能做的啊,不信你自己试一试。」妈妈赌气道:「好啊,我就试试,我倒要看看这是那么容易就办到的吗?」说完就往卧室走去,没一会只见妈妈拿着三条丝巾出来了,直接递到我手上说:「你用丝巾把我的手脚都捆上,嘴也堵住,我试试能挣脱开不?」说完就侧躺在地板上。
  我手拿丝巾,看着妈妈躺在地板,双手微微颤抖起来,这难道是做梦吗?还有这样的好事,由我来捆绑如此迷人的妈妈?
  「发什么愣啊,快开始吧,阳阳!」
  妈妈的话使我清醒过来,是啊这只是一次游戏罢了何必当真呢,再说还有伦理道德底线的束缚,我是不敢对妈妈有什么直接想法的,用妈妈的丝袜打飞机只不过是排解一下自己的压力,想着想着邪恶的念头还是放弃了,我於是蹲下身子,用丝巾先把妈妈的手给捆绑起来,要捆脚时,看着那一双丝袜脚,忍不住摸了下。
  妈妈怕痒往回一缩,娇嗔道:「讨厌!你动作倒是快点,对了捆结实点,不然没难度。」我说:「好好好,不过你穿的丝袜也太滑了,丝巾老是打滑啊,还有你的脚别来回乱动,我的绑不牢啊。」妈妈似乎也明白这点就说:「那好吧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」我心想这下好了,可以光明正大得揩妈妈的油了,於是就伸手去抱着妈妈的双脚,用手在妈妈的脚面来回抚摸,妈妈的脚软软的、暖暖的,不过我倒是不敢去闻妈妈的脚,只是这样抚摸已经让我心满意足了。
  妈妈见我左右弄了几次还没弄好,急道:「平常见你那么聪明,怎么这么点小事还搞不定,要不是你先捆我的手,我就自己来了。」听妈妈这样说我也不敢再玩了,就如妈妈所愿把脚捆结实,又用丝巾堵住妈妈的嘴。之后就看见妈妈在地板来回扭动身子,手脚和嘴都在不停地挣脱束缚,嘴里还发出「呜呜呜~呜呜~呜呜呜呜呜~」看着眼前这一幕,没想啊,这么漂亮的妈妈竟然任由我捆绑起来!看着她那前后扭动的身子,圆润的臀部和丰满的胸部是这么得诱人!我的心跳不断加速,下身直挺挺撑起帐篷,好想现在就把眼前这位美熟母一口吃掉,这一刻的我似乎有种幻觉,想像着妈妈似乎在呼唤着我!
  可没一会,妈妈似乎真的在叫我:「阳阳!阳阳!」我回过神,下身还是一柱擎天,赶紧回答道:「额…嗯?什么?」只见妈妈挣脱掉嘴里的丝巾,说道:「快帮我松开手脚吧,这确实太容易了。」我看着自己的阴茎依然坚挺,怕妈妈看出来,於是我二话没说,给她松了绑后,直接说了句:「我睡觉去了,妈。」这时妈妈还在唠叨刚才的电视剧,并没有注意我的裤裆的异常,只听见我说话就回了句:「嗯,晚安。」我赶紧回房间关上门,躺在床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,眼前不断浮现刚才的一幕,一边暗骂自己裤裆里不争气的东西,无奈我拿出枕头下一双妈妈不久前换下来的黑丝袜,先是对着有些发硬的袜尖一吸,似乎只有这沁人心脾的气味才能抚慰我内心的骚动,紧接着就用丝袜套在阴茎上来回套弄着。
  但今晚不知是怎么回事,套弄好几次阴茎依然挺拔,於是我加大力度加快速度,最后直到射精,我的内心才算是慢慢平静下来。但仔细回味后,仍觉得不能得到满足,妈妈刚才的动作实在是太过於诱人了,好想真真实实对着真人来一发,但内心里善良的一面似乎在告诫我。绝对不行!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母子,有着一条伦理、道德底线的,乱伦不光是我不敢想像的,妈妈更不可能接受的!可是内心的欲望驱动着我,找其他女人来满足我的需求。
  於是,第二天我就去找王杰了,到了他家跟他说明想找女人打炮的事,这家伙一脸坏笑,对我说:「这好办啊,肥水不流外人田,你家不就是有一位嘛。」「我靠,你搞清楚好吧,那是我妈啊,那么做连猪狗都不如的,乱伦这种事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。」王杰一听我的态度这么坚决,说:「那好吧,没想到你这小子态度还真坚决。
  这样吧,上次你帮了我,这次我一定帮你!带你体会下外面女人的滋味~」这话一处,我就乐了,「好啊,够哥们!什么时候行动?」「这个先不急,等我准备几天,等准备好了就通知你!」「我靠,这事还用准备,随便去哪个地方找小姐不得了?」「那多没意思,要玩就玩刺激点的,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,哈哈~」「那行,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。」说完,我俩对视一笑,我相信就凭王杰的聪明肯定是没问题,不过他既然不说,估计王杰心里应该早就有所盘算了,我就不好再问下去了。
  不知不觉,一直在王杰家玩到了晚上,没办法回家去吧。吃过晚饭,我又玩起电脑。到了10点,妈妈才回来,看样子妈妈以前的日子又回来了,又开始忙碌了。
  妈妈晃晃悠悠进门,脱掉鞋,「阳阳吃过饭了吧,这一段公司又开始忙起来了,以后晚上就不用等我吃饭了。」说完自己就去洗澡了。
  我看妈妈又喝这么多心中十分心疼,但这也是工作需要没办法的事,我也回房睡觉了。现在虽然还是暑假,但也快入秋,天气也一天一天变凉了许多……「阳阳,啊阿嚏~妈妈,上班去了,阿嚏~」我一听打喷嚏声,就知道妈妈昨晚着凉不慎感冒了。我看着妈妈还是穿得那么单薄,尤其是腿上套着最单薄的黑丝袜。就对她说:「昨晚着凉了吧,今天还不多穿点,又穿那么少,不感冒才怪!」「没事,昨晚没盖好,今天一早就吃过药了,已经好了一大半了。」这话我才不信,妈妈这样说无非是不想要我担心罢了,她都这样说了我也没什么办法了,只能由她去。而这几天我等王杰的消息等得无聊之极,百无聊赖之下就顺手拿出妈妈以前换洗的丝袜自慰下,也算缓解下内心的饥渴之情。
  (三)
  又过了两天,晚饭过后王杰终於打来电话,说是万事俱备了,我一听浑身就来劲了,立马就跑他家去。一路上难掩内心欣喜之情,很快就到王杰家门口了,王杰拿着一个黑色袋子,早就在门口等着呢。我见状说:「什么东西这么神秘?」王杰笑嘻嘻道:「等会你就知道了,跟我来吧。」我一脸疑惑但也无心去想,只当他有什么新鲜主意也就听他的了。我跟着王杰左拐右拐来到一条小巷里,小巷幽深细长,基本上就没几个人经过这里。我疑惑地问王杰来这地方干什么?
  「别急嘛,慢慢来。」王杰边说边从袋子中拿出东西来,只见他从袋子掏出两双手套、两个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的黑色头套?!!
  我不明白地问:「怎么回事,这是要闹哪样?怎么搞得像是去作案呢?到底怎么回事,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」王杰边戴上手套和头套边说:「你不是想破处吗?这不机会就来了,赶紧把手套、头套都戴上,等会包你满意!」我还是照着他说的做了,他又递给我一个避孕套,我才明白这回要玩大的啊,直接玩强暴!嘴上说着不愿意,但心里早已波涛汹涌了,话说这小子还真不是盖的,这强暴地点即没摄像头还又偏又静,人还少,完事直接逃跑,真是天衣无缝!
  王杰说:「等会不要直呼名字,叫代号,我叫小黑,你叫小红,明白吗?」「嗯,可是这地方有人来吗?估计也是白费力气…」「这你就不用担心了,我这两天踩过点了保准有猎物上钩!嘘,别说话,猎物来了!快藏起来!」我赶过去和他一起藏暗处,一阵「的的的」 的高跟鞋声音传来,只见远处昏暗的灯光下,一个长发窈窕的身影走了过来,我极力想看清那女人长的什么样,但十分可惜一是路灯昏暗,二是那女人戴着一只白色的口罩。只不过这倩影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,一时半会也想不清了,这会也懒的去想。
  慢慢地只见那长发口罩女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,王杰一脸兴奋的说:「怎么样,没骗你吧,这猎物可否满意?这几天我在这蹲点好几次,发现她都是这个时候从这经过的,只是脸上戴着口罩看不清样子,但这身材不错,模样肯定也差不到哪去!」话分两头,正所谓无巧不成书,这口罩女正是李明阳的妈妈——白爽!这几天白爽得了感冒,几天都不见好,公司也不便安排白爽再去陪客户喝酒,但每天公司的日常事务还需要白爽来打理。这天料理完工作也已经夜里九点了,白爽夜里不敢再吹风着凉,索性就戴上口罩,从公交车站下来后,心想赶紧回家怕儿子担心,於是就打算抄小路快点回家。
  眼见口罩女越走越近,我开始心跳加速,心里也想着这次究竟是不是太冒险了?这时,王杰说话了:「别犹豫了,晚了人就走过去了,等会我过去抱着她的胳膊,你把她的丝袜脱了塞嘴里,再把口罩戴上,防止他喊人。之后你就看着办啦,明白没小红?」「了解了,小黑。」说完我们俩就悄悄地跟随口罩女。说时迟那时快王杰从后面发力一把就按倒口罩女,我也跟着王杰,跑过去抱住她的腿,我紧接着蹲下身脱去她丝袜。
  白爽正好好地走着,冷不丁后面有人过来袭击,「啊……」 一声喊了起来,感觉被人按着胳膊动弹不得,另一个人则脱掉她的丝袜,这下她意识到自己是被人给盯上了,於是便开口大声呼救起来,那两个人慌了起来,只听见一个声音响起:「小红,快点堵住她的嘴,别让他乱喊乱叫。」白爽还在挣紮着说:「不要啊,我求你们了,放过我吧!」可是她的话显然没有奏效,另一个人一把掀开她的口罩,一把就将丝袜塞入她嘴里,接着又将口罩戴上。这下可好,白爽以前练习过挣脱堵嘴,但有脸上戴着的口罩挡着,这回再怎么挣扎也没用了,只能听天由命了,任这两个暴徒蹂躏自己的身体,想着想着白爽流下了眼泪……这边我把丝袜塞入口罩女的嘴里后,倒是有些后悔没去仔细看下她脸张什么样,但一是路灯昏暗看不清楚,aa二是我也不敢耽搁太长时间怕口罩女真喊来人。
  不过现在她嘴里只剩下微弱的呜呜声,双手双脚又被我和王杰制服,这下别提呼救喊人了,就连说话都听不清呢。
  虽说这声音我也似曾相识但也无心去想,赶紧脱掉她的裙子,只见内裤紧紧包裹着口罩女的私处,我的手在她的私处来回游走一番,这一弄,口罩女全身颤抖了一下。我紧接着低下头不断吮吸口罩女的粉色内裤,别看这口罩女年纪应该不小了,但穿的内裤倒还是挺年轻化的,不过闻着这种成熟女人的味道真是难以言表,一股腥腥的味道和女人的体香顺鼻而入……这边王杰也不甘寂寞,右手按住口罩女的两支胳膊,左手解开她的奶罩,一对纯白又粉嫩的奶子显露出来,粉红色的乳头和淡紫色的乳晕,没想到这骚妇倒还挺注重保养呢,王杰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迫不及待地就舔了下去…我这边也不甘示弱,把口罩女的内裤舔湿后,我直接脱掉她的内裤,呈现在我眼前的,一片浓密的黑森林,森林的下方遮盖着那令人向往且又神秘的洞穴,两片阴唇守卫着洞穴大门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